上海教育:上理工:教授超级团队“炼”成记
     
发布日期: 2013/11/14  作者: 院办   浏览次数: 1766   返回

 

这是一个用科技与智慧对接社会发展、服务百姓生活的高校创新团队。他们赋予古老而平凡的“光”以新的力量:只需0.1秒,他们就能用“光”完成对食用油、奶粉和各类药品的检测,所含成分一览无余,让地沟油、毒奶粉、伪劣药品无所遁形;他们用“光”实现胶囊检测胃镜,准确率高,又免除插管痛苦;他们用“光”进行零辐射快速安检,火柴盒大小的危险品无处藏身……

    这也是一个平均年龄只有35岁,却在近三年承担了国家“973”项目6项、科技部支撑计划3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近35项、拥有专利140多个的超级教授团队。

    这就是上海理工大学庄松林教授超级团队。在这里,73岁的院士带领着一批青年教师用十年磨一剑的韧劲,开拓出了一条创新人才培养与产学研结合的新路,用光的力量回报祖国,用光的奉献培育人才。

“做学问、做老师,要对科学负责,更要对学生负责,不浮躁、实实在在。”朴实的话语道出了超级团队的精神所在

    重教育,创新托起光学梦

    与一些高校团队存在的近亲繁殖、一山不容二虎等现象不同,庄松林教授超级团队从建设之初就将目光瞄准了来自不同地区,不同高校、企业、研究机构的一流人才。在庄松林看来,只有这样才能吸引不同学校的有点,真正做到集思广益。为此,他通过各种渠道,招贤纳士,甚至亲赴海外招聘。为了让他们人尽其才,庄松林不仅为每一位引进人才设计了发展方向,还改革考核机制,不要求每个教授都成为全能的多面手,避免为应付短期考核而导致的学术研究上的急功近利,着力发挥每个人的所长,营造宽松自由的学术研究氛围,使大家能够潜心做科研,出高水平成果。

    年近七旬的陈家壁教授这样形容团队:“我们的团队没有‘急于求成’这四个字。”七年中陈家壁很少投稿论文,团队给予他宽松的氛围,让他可以沉下心来做学问,七年后他的研究论文一经发表便一鸣惊人,英国物理学会评价“这是世界光学重要的突破性发展”。一篇论文,在七年研究中孕育,是一种成熟,更是一种责任。“做学问、做老师,不能迷失自己,要对科学负责,更要对学生负责,不浮躁、实实在在”真切地道出了超级团队的精神所在。

    之所以被称为超级团队,不仅仅在于创新机制,更在于团队始终坚持“各尽其才”,将教学与科研并举,在带出一支强有力科研团队的同时也培养出了一支老中青结合的教学梯队,让更多的青年学子感受到了光学世界的魅力。

    依托《光学工程》重点学科建设,团队提出了“高质量教书育人”的建设目标,着力打造《光学信息技术》课程。开展分层次教学,探索因材施教的“递进班”;建立学士导师制,为部分低年级成绩较好的学生安排导师,鼓励他们参加科研,为他们增加课程;为学有余力的学生提供提高和参与课题研究的机会。近几届学生中均有本科生获得全额奖学金,直接进入美国名校攻读博士学位的例子。

    近年来,团队还编写了教材十余本,3本为国家“十一五”规划教材。其中《光学信息技术原理及应用》入选为全国“面向二十一世纪课程教材”,作为工科学校专业课教材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印数超过两万,每年使用这本教材的院校达60余所。2008年,《光学信息技术》课程还获得“国家精品课程”称号。

    在有的学校,大牌教授很少有时间给本科生上课,可对于庄松林和他的团队来说,为本科生上课是最为重要的事。每年光电学院大一新生的入学教育,庄松林都会向学生讲述他的学习经历、学习方法、成长历程和学科前沿相关发展等内容,为初入大学的懵懂学子指明了航标,帮助他们更好更快地树立理想目标。在他带领下,光电学院形成以专家学者、知名校友等为主讲教师的学业学术指导系列课程,拓展学生视野,建立专业思想。

    团队还在教学方法上积极创新,通过网络答疑等形式,加强师生间的互动交流,并将最新的科研工作和教学相结合,建立全新的教学评价体系:将理论考试、实验动手能力和科研创新能力结合起来,综合考虑评价学生的成绩。同时,团队将最新的光电产品引入实验教学,结合学生导师的课题内容,搭建起综合性、创新性实验平台,帮助学生了解光学产业前沿知识,促进学生创新思维的培养。教学相长,涌现出了一批教学名师和优秀教学团队。

    创新人才的培养是一个系统工程,只有不同教育阶段相互衔接,不同层次学校贯通培养,创新型人才的培养才会取得实效。为此,庄松林和他的团队还不断地走出大学校门,到复旦附中、上海理工附中、上海理工附小去普及光学知识、开展青少年科技创新能力培养。邀请中小学生到他的实验室参观,并亲自给予讲解,还在暑期为高中生上课,提前让有兴趣的学生进入高校一流实验室进行现场体验,帮助学生找到专业方向,为今后的职业生涯提前“奠基”。

教学与科研并举,不仅带出了一支老中青结合的教师团队,也让更多青年学子感受到了光学世界的魅力

    研究光,就是要照亮别人

    上理工教授超级团队“光芒四射”的科研、教学成果的背后是“光的精神”在支撑。用庄松林的话说,“研究光,就是要照亮他人!”作为领军人物的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

    今年73岁的庄松林始终坚守在教学科研的第一线,把培养年轻人作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将自己全部的才华、知识都奉献给了这方三尺讲台。

    高校青年教师面临着较大的生活压力,庄松林总是竭尽所能,帮助团队里的每一个教师。为了学院的青年教师安心工作,他甚至拿出自己的积蓄帮助青年教师垫付部分购房款。

    在团队中35 岁以下的青年教师超过一半,庄松林便把培养青年教师作为自己的重要责任。才34岁就应经成为博导的朱亦鸣教授很是感慨:“庄院士给了团队年轻人宽松的学术环境,让我们按照自己的兴趣进行研究,为我们无偿地提供理论、技术、设备各个方面的支持,为我们成长发展铺设台阶,而他自己不要头衔,不要署名,不要经费。正是这种精神激励感染了团队的每一个人。”

    庄松林常说:“我不能明确地告诉你如何做,以免限制你的思路。学术研究是对未知问题的探索,其解决方法和途径通常有多种,而很少是唯一的。”这样的宽松学术研究环境降低了学生对学术权威的畏惧,真正使得年轻人有了发挥自己想象力的空间。

    在庄松林的时间表中,没有寒暑假、没有周末。指导青年教师选题,撰写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请书,鼓励青年教师不断在科学领域寻求创新和突破更是常事。在光电学院的青年教师耿滔看来,庄老师为他指明了日后的研究方向。在耿滔论文撰写、修改、审阅以及工作学习生活的每一个环节,庄松林都基给予了他全面充分的指导和帮助。耿滔深深地记得在耗时一年多撰写反常多普勒效应的文章的日子里,从投稿被拒到申述再到被录用,文章前前后后修改了不下20次,庄老师都不厌其烦亲自参与其中。文章最终于2011年发表在国际顶级期刊《Nature Photonics》上,并获得了国际同行的广泛赞誉。

    无论是本科、硕士还是博士生,庄松林都毫不保留地倾囊相授。多年来,庄松林亲自指导了许多研究生和博士生,其中博士生就有二十多名。而不论多忙,他一定都会定期抽出时间单独与学生讨论课题进展,了解他们在研究中所遇到的各种问题,认真听取学生对各种学术问题的看法,然后为他们指明研究的大方向,避免走弯路。

    领军人物为人为师的高尚品格成为激励每一位青年教师成长的重要力量。在他的精神感召下,青年教师逐步成为教书育人的中坚力量。教师彭滟怀孕足月时仍坚持在教学岗位,在指导学生实验过程中羊水破裂被送往医院生产,生完孩子20多天就经常来实验室,指导学生实验。为了能预热激光器,让学生在早上8点就能用上稳定的激光做实验,彭滟更是7点前就来到实验室。当学生问她为什么来这么早的时候,她总是笑着说,“团队就是我的家,提早来学校做好准备工作,不能让你们等着”。

    正因为这良好的团队氛围,吸引来大批青年才俊的加入,使得这个平均年龄只有三十五岁的团队人才辈出,目前已经有国家千人计划专家2名,长江学者2名,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1名,霍英东教育基金会高等院校青年教师基金获得者1名,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3名,上海市曙光学者3名、上海市千人计划专家3名、上海市东方学者3名。庄松林指导的郭汉明博士的博士毕业论文获选2009年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团队老中青教师齐心协力,锐意进取,三年来发表在Nature PhotonicsLightNano LettersAdvanced MaterialsNanoscaleOptics LettersOptics ExpressApplied Physics LettersApplied Physics Express等高影响因子期刊上的SCI论文达60篇以上,获得上海市模范集体称号。他们为同一束光奉献,因同一个梦想而聚集,用青春和汗水担当起高校教师的使命。

    立宏志,团队合力惠民生

    “这是一个拥有梦想的团队,我们的梦想是:培养顶尖的光学人才,实现光谱仪器的中国芯,让中国光学科技世界领先!”朱亦民的话说出了团队的心声。

    近年来,庄松林教授超级团队在光学工程基础方面的研究,拓展了我国光学工程研究的新领域,特别在光谱技术影像光学工程、微光电机系统、微纳光学、矢量衍射理论、太赫兹(THz)技术超分辨成像等方面的理论与技术,均达到了国际一流水平。这些研究成果极大丰富了光学工程学科的内涵,为光学工程学科注入了源源不断的生命力,推动光学工程学科在国家建设迫切需要的重点领域攻坚克难,持续服务着国家建设和人民生活。

    用时下流行的“接地气”来形容超级团队的研究成果最为贴切。他们改变了以往人们对“光”的认识,瞄准光学工程的前沿应用,让象牙塔里的创新智慧和科学技术与社会关切,老百姓关注的“地沟油”“三聚氰胺”“饮用水”“PM2.53D电影”等都密切联系起来。

    操作他们研制的光学设备,你坐在办公室里,就能用实时监控青草沙水库水质变化,检测大气的污染情况,还能预警千里之外的地震、泥石流等地质灾害;他们用“光”同时监控上万亩农作物的生长情况,连水面下的鱼虾都尽收眼底;也是用“光”的力量,3D电影放映设备打破了国外长期垄断,从进口价格的两百多万降低到了国产价格20万,为百姓看评价3D电影提供了可能,并且已经开始进入影院和影院制作;还用“光”的力量,便携式投影仪让偏远山区的牧民只需50瓦就能在草原上看到大片。

    目前,他们研制的国际上首次应用于临床的可控胶囊内镜,已获得国家药监局的批准,现在12个医院进入临床试验,该成果入选“2012年上海十大科技成果”;红外触摸式大屏幕也已批量生产销售,《人民日报》已经定了1500套,作为电子阅报栏,可以上网,也可翻页,完成各种手势的运用。太赫兹实验室,在 四年不到的时间里,已经成为国内排名前三的实验室。2012年,将太赫兹技术运用于食品安全检测,在工博会上获得好评。

    为了实现这一切,庄松林教授超级团队还主动“走出去”,在福建、江苏、浙江、上海等省市建立了“庄松林院士工作站”,以创建工作站、联合实验室、共同承接产学研项目等形式,强化与企业结合,推动科技成果迅速转化,为支持上海和国家经济发展、产业结构调整做出了重要贡献,让老百姓得到了实惠,让光的精神传递。

文/宋欣阳    本刊记者 计琳

来源:上海教育    日期:2013年11月1日    栏目:报道